娇媚的小姨新婚夜

喂~小姨要结婚了,你跟我当她的伴郎伴娘好吗?”听到我女朋友晓娇在电话里这么说,我一脸惊讶。
“什么?你小姨不是尼姑吗?怎么可以结婚?”
“你少胡说八道,她是修女,什么尼姑?”晓娇有点生气的说。
“修女可以结婚吗?”我这人一向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少啰嗦!到底要不要做伴郎?”晓娇个性干脆,现在懒得回答,但我知道她事后会解释。
“好!没问题……”
我跟晓娇就这么说定了,挂了电话,我想起了晓娇口中的小姨。
这要先由晓娇说起,晓娇个性上是一个又野又辣的女孩,却长了一张温婉动人的鹅蛋脸,一双水灵的大眼,微翘的鼻子,厚薄适中粉嫩的唇,笑起来很甜,凶起来可以把男人的胆子都吓破。而她的小姨我从来没有见过,只听说是她妈妈最小的妹妹,年龄只比晓娇大五岁,是个大美人,因为大学时候,谈了一次没结果的恋爱,就去当修女了,没想到现在突然又要结婚?我很好奇,同时也想看看她小姨,这位在她的家族中传闻已久的大美人到底有多美?
晓娇的家族称得上豪门世家,所以在婚礼的筹备上也讲究排场,我能当上这个伴郎,倒是晓娇妈妈提的。因为她妈妈平常就很欣赏我这个衣架子,加上我的气质斯文中却充满了男人味,上得了台面。充当她们家族的伴郎,不失体面,而我当伴郎的代价除了一个大红包之外,还送我一套全新的名牌西装,何乐而不为。
这天晓娇要我带着数字相到到她妈妈朋友开的婚纱店去看她试伴娘的礼服,帮她拍照。
那是一家台北中山北路有名的婚纱店,我迟了二十分钟才到,着粉红色制服的美丽服务小姐将我引到二楼,晓娇正要试一件淡紫色的高叉旗袍,一见到我,劈头就骂。
“都几点了,你现在才到?”
“是你试衣服,又不是我?我那么早来干嘛?”
“你少啰嗦,快帮我穿,小姨等一下就到了,轮到她试,就有得拖了……”晓娇手中拿着一套粉红色旗袍,将一双银粉红色的细高跟鞋丢在我手上,推着我走入试衣间。
试衣间挺宽敝的,三面是镜子。
晓娇一进试衣间将旗袍挂在架上就开始脱衣,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34C挺秀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细高跟马靴,肉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在三面镜子反射下,将她165公分的美好身材映照得曲线玲珑。因为要试
的是旗袍,必须将外衣全脱掉,在此之前,我不是没看过晓娇脱衣,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当我看到她脱下丝质上衣,上身只剩细带的淡紫色的薄纱胸罩,将雪白的乳房称得更加柔嫩,无一丝赘肉的23寸纤腰,看得我血脉贲张,胯下的大鸡巴已经蠢蠢欲动了。
当晓娇拉下黑皮短裙的拉炼,露出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内裤,如一根细绳吊着的窄小丁字裤只能遮挡住微凸起的阴阜,晓娇浓密黝黑的阴毛由裤缝中露出了一小撮,诱得我蠢动的大鸡巴立即一柱擎天了。
晓娇发现了我生理上的变化,用力拍一下我已经快撑破裤裆的坚挺鸡巴:“干什么?你叫他给我老实点……”
“喂~?”
“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喘气?”晓娇在电话那头问着。
啊!是晓娇!
“没啊!可能我是我跑过来接电话吧……”
晓娇要是知道我正在幻想着干她的小姨,恐怕会把我给阉了。
“照片整理好没有?”晓娇说话一向简捷。
“刚整理好,要不要我打印出来送去给小姨?”我好希望能再看那迷死人的小阿姨一眼。
“不用麻烦,我把小姨的EM信箱给你,你传过去就行了!”晓娇那里知道我心里的念头。
“好吧!”
晓娇将小姨的EM信箱告诉我。
“我要登入计算机,小姨叫什么名字?”我有点紧张的问晓娇,真怕她发现了我的企图。
“姜芷云!姜子牙的姜,芷兰的芷,白云的云!”晓娇干脆的回答。
姜芷云!这名字真好听。
“好!要我现在把照片传给她吗?”
“废话!要不然我现在打来干嘛?”晓娇没好气的说。
“今天你跟小姨回去之后,她…有没有说什么?”我紧张的问,真担心小姨把我这个伴郎除名。
“都是你!还敢问……”
晓娇想到被小姨看到她在试衣间看到她跟我狂野的交合,就一肚子火。
“到底怎么了嘛?她是不是很生气?”我想由小姨的反应增加对她的了解。
“她没说什么!只要我以后别这么大胆…还有叫我小心点,别怀孕了!”晓娇余怒未熄的说。
谢天谢地!小姨没开除我这个伴郎。
“就说这么多?”
“说这么多还不够啊?你还想要她怎么说?”晓娇气呼呼的说。
“没事没事,我只是问问,你小姨人真好……”我偷偷伸了一下舌头。
“废话!她跟我年纪最近,从小就跟我最亲,当然好,今天要不是我,你休想看到她好脸色,小姨对男人一向是冷若冰霜,不假辞色的…”
哼!晓娇说她是冰霜美女?看到我们打炮屄里还不是浪水直流?
“怎么样?我小姨美不美?我没骗你吧?”晓娇似乎以她们家族能出像小姨这种似天仙般的美女为荣,她要是知道我心里的龌龊念头,就不会这么问我了。
“她啊!长得还不错啦!比你差一点啦……”这个节骨眼我要是说:是啦是啦!你小姨真的很美,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女人……。那我一定是白痴。
“哼!你现在知道你有多幸运了吧?”
“这不用你提醒,我早就知道能交到像你气质这么好,又美得冒泡的女孩,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巴结的说着,虽然我心里想的是:我干过的女人没一个比你差的!
“少拍马屁!快点把相片传过去,小姨在她那儿等着要看呢!”晓娇说完挂下电话。
我将小姨的名字登入了我计算机上的连络簿,上网开始传输相片,这时脑海里突发奇想。
我将计算机上一个专门储存男女性交图片的文件打开,精心挑选了几张拍得特别好,看了能让人亢奋的俊男美女打炮图抓下来,混在我拍的相片里,传输给小姨。
哇!晓娇没空,要我单独陪小姨,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差事。
我正心花怒放的时候,楼梯上传来高根鞋声。
小姨姜芷云由楼梯走下来,一身素雅的衣,又直又长的秀发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白衬衫上,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双粉白色的细高跟鞋,称得168公分的身材更显得修长。完美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脸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层晶莹的光采在玉肤下流动着。向上微挑的细长浓眉下,那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看得人心如小鹿乱撞。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梁,配上鼻下那嫩红的小嘴,我的天!如此美女,能看一眼就此生无憾,要是能干到她的仙洞,立刻死都甘心。
小姨冷艳的凤眼看一下站在她面前有点不知所措的我,打开白色的皮包拿出车子钥匙交到我手上。
“XX!今天麻烦你了……”
她的声音娇脆中不失女性的柔婉,听在耳里如沐春风,在接过钥匙一刹那,我的手指碰到她如美玉般的修长手指,那轻微的接触,却让我胯下的大鸡巴大大的跳动了一下。
“小…小姨!您别客气,能帮您服务是应该的,我的荣幸!”我想我现在回答小阿姨的那种奉呈阿腴模样一定很恶心,原来在她面前我变得这么俗气。
在夕阳余晖中,我开着她们家的林肯大轿车上了高速公路,小姨以前住在台中,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不是她以前待的修女院,她没说,我也不敢问。
小姨不愧是大家出身,并没有把我当司机。她坐在前座右边,品流极高的香水及淡淡的女人体香散布在车内的空间,我强自忍着内心的怦然悸动,警告自己绝不能露出色痞的下流样。
我目不斜视专心的开车,只有在转头看车右后视镜的时候,偷看小姨那完美无缺的侧脸一下。
小姨一路上都不开口,但我看得出来她对我的驾驰技术挺满意的。
过了泰山收费站,小姨拿出一张CD放入车内的CD盘,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在车内回荡着,令人神驰的乐章中渗着丝丝的柔情,此时此刻,我希望这段车程永无止境。
车子平稳的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不多时已经过了新竹。
“对不起!我不陪你说话,昨晚没睡好,我想眯一下……”小姨轻巧的用她那修长却柔若无骨的手捂嘴打了个哈欠。
“小姨!您别客气,您放心的睡,我会很小心开车的,等下了台中交流道我再喊您……”我巴结的说。
“嗯!谢谢……”小姨说着,将头靠在椅背上,身子放松的舒展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她在休息,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姨,艳丽如仙脸蛋,那双长长的睫毛盖着她那双令人做梦的凤眼,轻微的鼻息使我心跳加快。
下身那柔软丝质及膝裙遮不住她动人的身段,我看着她大腿根部交叉处,不知道裙下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的,是透明的吗?
娇媚的小姨新婚夜 3
我脑子胡思乱想着,小姨这时微微侧了身子摆一个舒适姿势面向着我,我赶紧专心开车,目不斜视。
我似乎闻到由她鼻中吐出的气息,我胯间的大鸡巴这时胀得坚挺无比,忍不住斜眼瞄向她露在裙下的小腿。那是一双未着丝袜洁白无瑕的匀称小腿,这双腿上要是着了丝袜,不但不能显其美感,反而会庸俗如比,如此美腿配上脚下的粉白细根高跟鞋,简直像极了做高跟鞋广告的美腿。
车行快到泰安收费站的时候,只见公路上车辆全部减缓了速度,最后竟然停了下来,是不是前面出了车祸,高速公路上大塞车?放眼望去,只见车辆大排长龙看不到尽头。
本来预计往返台中五个小时尽够了,可以现在要在晚上十一点以前赶回台北,只怕不行了。
我一点都不着急,心里反而希望这大塞车最好塞到明天,不!最好永远塞不完,我拿出手机关上,如果这时晓娇打电话来,那可是大刹风景。
窗外的夕阳这时已经落山,满天艳红的晚霞透进车窗,美国林肯大轿车的舒适平稳是众所周知的,右座的小姨依旧沉睡如故,她那绝美的脸孔在晚霞映照下现出晶莹的神采,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这么美的女人,怎么会去当修女?天哪!我吸啜着她口内的玉液琼浆的时候,晓娇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该死!我对不起晓娇,我混蛋…我对不起晓娇也对不起小姨你,我真不是个东西……”
我说着,不停用头去撞方向盘,一付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德性,谢天谢地!那种高级车种的方向盘都包有一圈柔软的真皮,否则我的脑袋真要皮破血出了。
“好了好了,别撞了…事情已经做了,你撞破头也于事无补……”
嘿!我这招苦肉计还真管用,我才庆幸苦肉计成功,接着就听到小姨冷俏的声音。
“虽然我知道你撞方向盘只是做做样子……”
哇咧!我这是猪八戒照镜子,里面不是人了。
好在这时车流开始缓缓移动了,我立即打起精神,踩着油门开往台中。
一路上小姨除了告诉我怎么走之外,不再多说一句不相干的话,等我们到了她以前的住处时(果然是修道院),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她进去不到几分钟,提了一个大箱子出来,只说了一句。
“走吧!不管多晚,都要赶回去……”
这句话使我本来想说留在台中住一晚再回台北的话吞回了肚里。
回到台北阳明山,已经半夜一点半多了,我开入了大别墅的花园车道停好了车。
“谢谢!辛苦你了……”小姨丢下这句话,走入了大门。
我看着小姨美好动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内。
辛苦了半天,就只有这句话?不对不对!一点都不辛苦,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小姨芳唇,尝她口里的玉液香津,要我开车绕台湾十圈也干。
又是一个礼拜过去了,小姨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这礼拜我又跟晓娇打了五炮,每一次将我粗壮的鸡巴捣入晓娇的嫩屄时,我心里想的都是小姨,我满脑子都是小阿姨,一丝不挂的晓娇在我身下的娇啼婉转,全变成了小姨的脸孔,晓娇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也变成小姨那双洁白无瑕修长浑圆的美腿,我快要为小姨痴狂了。
大日子终于来到,一早我穿了晓娇母亲为我准备的名牌西装来到晓娇家,她们家族的重要人物全到齐了,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好象在服装比赛,一个个花枝招展,一个穿得比一个时髦。晓娇一身白纱的扮娘服,娇柔动人,但我这时已经满脑子小姨,对貌美如花的晓娇似乎起不了多少涟漪。
直到经过名梳化妆师打理下,薄施淡妆的小姨走下楼梯时,哇!这简直是仙子临凡,光洁圆润的额头上有几丝自然的留海发丝,斜飞的眉毛趁出她那双令人做梦如深潭般的凤眼更加的迷人,如维纳斯挺直的鼻梁,那曾经被我吻过的柔唇涂了粉色又带了点淡淡的银。下身是外罩白纱中间开叉丝质长裙,那双无瑕的修长美腿由开叉处若隐若现,足下是一双粉银色高根鞋,哇哇哇~芷云哪!我的梦中情人…你知不知道你害我的大鸡巴快要把你家族送给我的名牌西装裤撑破了。
小姨在晓娇的扶持下进入停在花园中的超长大礼车中,自始至终,小姨都是冷着脸孔,只有在上车那一刹那,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可以让我今晚打十次手枪,因为那是复杂的一眼,其中包含着欣赏我这一身西装称出的身材,又带着一点点的情丝牵绊(这是我自己想的,不知道有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婚礼在凯悦饭店举行,富豪的婚礼的豪华场面充满了铜臭而俗气,没什么好描述的。
总之令我要吐血的是,那个新郎倌君居然丑得像钟楼怪人,如果他不穿矮子乐的话,个子可能不到160公分。一双猪泡眼,朝天鼻里还有两撮鼻毛,厚唇血盆口,猪八戒在他面前都是美男子。可是他一身金装银饰口袋里钞票多多,宾客们阿腴奉承巴结不断。我看到新娘倌大口干酒眉花眼笑,两个大鼻孔中的毛跟着鼻孔的扇动伸进伸出的,我快吐了,再看小姨,自始自终微笑的脸孔,好象她真的嫁了一个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如意郎君,气得我跟着新郎倌大口大口的灌酒,也气得晓娇把我揪到新娘休息室里警告,新娘休息室是饭店招待的一个豪华大套间。
“XX!我最后警告你,你再给我灌一杯酒,我就把你踹出婚礼会场!”
“唉!你小姨长得像仙女一样,却嫁给这么一个像猪的蠢蛋,求求你现在就把我踹出会场算了……”
“你混蛋!小姨嫁给什么人关你屁事……”晓娇举起手就想给我一耳光,这时门开了,小姨在梳妆师的陪同下出现在门口。
“晓娇!……”
“哦!小姨……”
“要送客了,我进来换衣服……”
“小姨!我帮你换!”
“不!她会帮我换…你妈妈找你有事,你快去吧…”像仙子般的小姨指着伴在她身边的梳妆师。
晓娇狠狠瞪我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我怜惜的看小姨一眼,也跟着要出去,没想到小姨叫住我。
“XX!你等一下……”
“哦是……”
“你先出去,我没叫你别进来…”小姨对梳妆师交待着。
看着梳妆师走出去礼貌的关上门,我不知道小姨留我下来想干什么,我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楞楞的看着小姨不知所措。
“有钱人家的婚姻都是一种利益输送,你要习惯……”
什么话?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要我习惯?
“小姨……”
“你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没心情听这些…热死了,你帮我把扣子解开…”
小姨说着转过身去,要我帮她拉开颈后的环扣,我伸手小心奕奕的解开了环扣。
“把拉链拉下来……”
“哦…是……”
没想到小姨要我把拉链拉下来,我看着她白皙的后颈,闻到她发际传来的阵阵幽香,耳根还有品流极高令人血脉贲张的香水味。
拉链缓缓的拉下,小姨洁白而线条优美的后背一寸寸的露出来,没有戴胸罩,哦!对了,礼服的胸部都有胸罩,所以不必戴胸罩。拉链一直拉到接近小姨洁白微翘的股沟才停止。我看着她雪白的背股发呆,隐约间,小姨雪白圆润的肩膀膀轻微的耸动,她曼妙迷人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后面伸手环抱住小姨,两掌握住了小姨裸露挺秀的双峰,那双肉球比晓娇的还大些,可能有34D的尺寸,触手柔嫩而有弹性。小姨没有反抗,只是轻哼了一声,身躯抖动得更厉害了。我将双唇印在小姨雪白的后颈上,轻轻的吸吮,舌尖滑过的腻滑肌肤明显的起了轻微的鸡皮。两掌揉抚着她的乳房,我感觉到她圆润的乳珠硬了,我空出一手褪下了小姨的礼服,啊~可能因为怕着礼服在臀部显出内裤的痕迹,她穿的是如绳般细的丁字裤,由背后看,那双踩在粉银色高跟鞋上浑圆雪白匀称的美腿,使我跨下的鸡巴坚挺的顶在她的股沟上。
小姨可能知道股间顶的是什么东西,开始全身颤抖呻吟出声。我打铁趁热的拨开臀部的丁字裤缝,伸手由她股沟探入到她的跨下.她两条大腿立即并拢,把我的手掌夹住,我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肌肉在抽搐颤抖,更触摸到她浓郁的阴毛丛中那两片花瓣,已经被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粘糊糊的。我的中指轻轻揉弄着那两片迷人的花瓣,整个手掌被她阴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湿淋淋的。
这时我管不了小姨是进来换衣服准备送客的,将小姨的丁字裤褪到她圆润的膝盖下,接着快速的脱下了我的西装裤,连带内裤一起扯了下来。当小姨感受到我坚硬挺拔的大龟头已经顶入了她赤裸的股沟时,她开始挣扎扭动臀部。
“不要…不要这样,你放手……”
这个时候只有傻子白痴才会放手,而且她扭动的臀部磨擦着我挺硬的大龟头,只会使我更加的亢奋。我手扶着粗壮坚挺的鸡巴由她跨间顶在她的柔滑的阴唇上磨擦着,龟头上沾满了她的淫液蜜汁,我感觉到那两片迷人的花瓣似乎张开了。
“呃~你…你放手…我要叫了……”小阿咦喘着气轻叫着。
我吃定了她这种冷若冰霜死要面子的女人不敢真的大叫,在她扭腰想闪避我的龟头时,我将下体用力一顶,如天仙般的小姨立即被我顶得扑倒在床上,我趁势压了上去。这时清晰的感觉到我赤裸的下体前端的耻骨与小姨雪白的股沟紧蜜的贴在一起,肉与肉的蜜贴厮磨,那是一种性奋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鸡巴暴长挺立,沾满她淫液蜜汁的大龟头不停的点着她跨间那两片湿润的花瓣。
小姨大概感受到我强烈的侵犯意图,再次呻吟轻叫。
“呃啊~不要这样~我真的要叫了…唔~”
小姨话没说完,我已由后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下体将我已扶正对着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龟头挺了进去,好紧!我的大龟头大约肏入她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这时被我捂住嘴的小姨突然用力挣扎。
娇媚的小姨新婚夜 4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
被我捂住嘴的小姨含糊的叫着。
而我也担心时间拖太久会有人来催,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她仙洞美屄外约有十二三公分的鸡巴,腰部用力一挺,但听到“噗哧~”一声,我那根粗壮挺硬约有17.5公分长的鸡巴已经整根肏入了如仙子般的小姨那柔嫩湿滑的美屄。
“呃啊~唔!”扭头大叫的小姨又被我捂住了嘴,由侧脸看,她那晶莹迷人的凤眼中痛得流出了泪水。我低头一看,哇呃~!只见我的鸡巴与小姨那粉红鲜嫩的阴唇交合处,在我往外轻提下,带出了丝丝的艳红血迹,啊~小姨果真还是处女。
我肏在她处女美屄中的鸡巴感觉到她整个阴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缩,夹磨吸吮着我的鸡巴,包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共能用如羽化登仙来形容。
小姨这时不再吭声,无声的泪水由她那双如深潭般的凤眼中流到了艳红的脸颊上,眉头轻蹙,娇啼婉转。
这时我轻巧的扯下了她的丁字裤,鸡巴还紧紧的肏在她的处女美屄中,在她轻哼中将她腿抬起来翻过成正面,这时的小姨除了脚下那双粉银色的高跟鞋之外,身上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但见双峰挺秀,粉红色的乳晕中那一粒樱桃,迷人的肚脐下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肚,小腹下那浓郁的阴毛与我浓密的阴毛都沾满了淫液,湿淋淋的已经纠结粘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那尽根而入的鸡巴与她嫩红的花瓣蜜实的接合在一起,哇!能将美艳如仙的小姨开苞,是我好几辈子修来的服气吧!
仰躺在我眼前的小姨紧闭着迷人的凤目,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颊上泪迹未干,檀口轻喘,啊!芷云!你太美了。我这时温柔的将双唇印在她柔软的唇上,她没有挣扎,任由我吸吮着她嫩滑的舌尖,我贪婪的吞食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甘甜的玉液吞入腹中,亢奋的美感使我紧肏在她处女美屄中的鸡巴更加挺硬。
在我将粗壮的鸡巴在她的迷人美屄中缓缓抽动时,紧闭双目的小姨眉头又轻蹙起来,生理上痛楚的本能反而使她阴道中温润的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的鸡巴,那份蜜实交合的快感,要不是我肏屄经验豊富,只怕就这两下子就发射了。
“呃啊~”我呻吟出声。
小姨似乎想到了什么,甩头撇开与我相接的柔唇,突然张开迷人的凤眼冷冷的看着我。
“XX!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快点拔出来,万一有人看到……”
我这时色胆包天,兴起了不干到爽绝不停止的念头。
“小姨!我没那么容易出来的,必须要你帮忙……”我死皮赖脸的说。
“你…你真无赖…你这是强暴……”她真的生气了。
“我们的生殖器都已经肏在一起了,你有被强迫的样子吗?你有像被人强暴的伤痕吗?”我铁了心赌这一次。
“你…你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才会快点结束……”小姨冷着脸孔说。
“你把腿用力缠紧我,挺动你的屄迎合我的抽肏,我很快就射出来的……”我真坏!
“好!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射在我里面……”
“没问题!”
小姨果然是个有担当的女人,立即用腿缠紧了我的腰部,生涩的挺动她的屄迎合我的抽肏。
只见小姨因为处女开苞后的痛楚,在呻吟中夹杂着痛哼声,但为了快点使我的大屌射精,她只有卖力的夹磨我的鸡巴。
我低头吻住了她柔美的唇,这时她可能为了挑逗我的情欲要我快点射,也伸出嫩舌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们互相吞食着对方的香津口液,她交缠在我腰上那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紧蜜,我们跨间大腿根处肉与肉的厮磨蜜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我们俩强猛的交合着,本来只想要我快点射出才配合我的小姨可能这时也尝到了交合的快美,这时主动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紧紧的吸住我的唇,吸啜着我的舌尖。我俩下体发出激情撞击的“啪!啪!啪!”声,我粗壮的鸡巴在抽肏间带出了小阿姨的处女血,也因为处女血加上淫液的湿滑,鸡巴进出她处女美屄的“噗哧!”声不断。这时小姨突然轻叫一声,两条缠在我腰际的修长美腿不停的抽搐。
“呃~抱紧我~抱紧我……”
我立即抱紧了小姨,让我俩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紧蜜的贴实,下面挺动的鸡巴用力顶到最深处,又硬又大龟头已经深入到她子宫花蕊处,只感觉她的子宫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龟头肉冠,小姨的高潮来了,一股滚热的处女元阴由花蕊中喷发到我的龟头马眼口上。
“叫我哥~叫我用力肏你…快点…快……”
“哥~用力…用力肏我…用力……呃啊……”小姨意乱情迷的叫着,两条抽搐的雪白浑圆的美腿又紧缠到我的腰上,下体强烈的挺动迎合着我的抽肏。我这时感受龟头一阵强烈麻痒,知道快要射了,同时整根鸡巴被她蠕动夹磨的阴道壁上嫩肉紧紧的吸吮,我再也忍不住,只觉大龟头一胀间,一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小姨子宫深处的花蕊上,龟头喷发时的抖动惊动了没有经验的小姨。
“你是不是射在里面了?”
“呃~对不起!我…太舒服了,来不及拔出来……”
“你真的会害死我……”
小姨恼羞的推开我,看到床上一大滩处女血,又是一惊。
“还不快点把这些脏东西收拾掉……”
“是是……”
我手忙脚乱的收拾时,小姨已经拿着要换的礼服奔入浴室中。
门上传来敲门声,我去打开门,是晓娇,她奇怪的看着我,再看一眼已经被我收拾干净的床头。
“小姨呢?”
“在换衣服啊?”
浴室门开处,美艳如仙的小姨对着晓娇微笑。
“晓娇!要散席啦?”
晓娇没好气的瞄我一眼。
“嗯……”
当夜,她的猪头丈夫因为喝了过多的酒,烂醉如泥,我以伴郎的身份扶着新郎进入洞房,当然也以伴郎的身份代替新娘再度与小姨通宵大战,没想到初尝雨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么能干,那么爱干。
之后,只要我不干晓娇的时候,像仙子般的小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们只要见面就干,在野外,在她那大别墅的泳池中,我们随时交换着体液。
一年半后,小姨生下一个可爱俊美的男娃娃,那男娃娃眉稍眼角中,有我的影子,。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
共  条评论

评论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www.maom9.com 联系邮箱:maomi5885@gmail.com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联系邮箱:maomi5885@gmail.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